云南长安网楚雄频道 主办:中共楚雄州委政法委员会

我这一家子

2019年12月31日 10:08:19 来源:本站 编辑:

在我呱呱坠地的第58天,爷爷就走了。爷爷走得急,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照片,也没有给我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迹,我很想知道爷爷长什么样子,更很想读懂爷爷那一代人。

父亲很少提及爷爷,因我的再三追问,父亲有些烦了“说给你你看不见,指给你你见不着,你老问这些干嘛?”父亲说这话时,长长叹了口气,“哎呀!你爷爷命苦哇!从小给地主家放牛,忍饥挨饿,稍不留神就得吃一顿皮鞭,受尽了折磨,稍大一些之后,为了讨口饭吃又到别人家打长工。后来,你爷爷与一个穷人家的女子结为了夫妻,可惜你奶奶生我时难产死了,死时还不到20岁,村里人看我可怜,几个产妇主动分了些奶水喂养我,救了我一条命,从小我就跟随你爷爷四处乞讨,吃糠咽菜艰难度日,总算活了下来。”

“那我老祖呢?快给我说说吧!”我死缠着父亲,不依不挠。父亲挠了挠头,你老祖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,是后来听你爷爷说的,你老祖日子过得更苦,也是单传,说来巧了,你老祖母也是生你爷爷时难产死的,那时缺医少药,农村生小孩只能请接生婆,如遇到难产就只能看运气了,往往大人、小孩只能保得住一个,听说村里曾经好几个妇女都是因为生小孩难产死的。你老祖母死后,你老祖又当爹又当妈从小把你爷爷拉扯大,后来才有了我,从你老祖、爷爷到我共三代人都是瞎大字不识一个,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“一”字的文盲,你现在赶上了好时代,我们家再也不能出现睁眼瞎了,父亲的话如芒剌背,深深戳在了我的心上。

我家有姊妹5人,我排行老大,吃的苦也最多,父亲对我也最为严厉,只要说错一句话,就会挨一顿训,只要做错一件事,父亲的棍棒就会劈头盖脸地打下来,有几次母亲冲上前来护我,父亲的棍子就抽打在母亲身上,我被吓得大哭,母亲边挨棍子边哄我,父亲就冲着母亲吼:“哭!哭!哭!你就知道哭,这个不成气的儿子都是你给惯坏的,不打不成才,这道理你都不懂吗?”我知道父亲恨铁不成钢,打我是希望我成才,尽管我曾不止信誓旦旦,可父亲却说,人看从小,马看蹄爪,你现在都不成气,还有什么将来?

8岁那年,父亲送我进学堂。记忆中,学生除了上课之外,就是经常参加义务劳动或是上山采摘松果搞勤工俭学,还有就是组织学生参加各种批斗大会,我时常抬着凳子屁颠屁颠地走在人群后面,批斗会有时在学校操场上开,有时则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开,只见四周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,十分热闹。学校经常教学生唱《东方红》、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、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、《英雄儿女》、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等革命歌曲,村里巡回上演《红灯记》、《沙家浜》等革命样板戏,还有就是一村接着一村地播放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洪湖赤卫队》、《南征北战》等影片,我与小伙伴们每天放学后,第一件事就是追着放映队跑,哪个村放电影,我们就跑哪个村,不管路途有多遥远,只要能看上一场电影,比过年还高兴。

小学毕业后,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到麦地新小学附设初中班读书,虽说读的是中学,可学校管理还是小学那一套,学生依旧是一半时间读书,一半时间干劳动。由于教材紧缺,学生每三个人只有一本书,没有书的同学上课时就只能带着耳朵听,下课后再与有书的同学借看,我没有书,也借不着书看,就只能靠两只耳朵了。那年月,社会动乱,人心浮躁,若想静下心来学点知识很不容易,由于诸多原因,两年的初中就这样稀里糊涂念完了,全校近百名学生参加中考,只有两人被录取,我名落孙山,只好走进了补习班复读。

17岁那年,我总算考取了双柏一中读高中。三年后,我如愿走进了楚雄警校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从农村人变为城市人,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,村里更是炸开了锅,村民们纷纷奔走相告,父亲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。从警校毕业之后,我回到了土生土长的双柏县从事公安工作,每天我除了完成繁杂的工作任务之外,养成了夜读的好习惯,读的书多了,就会有感而发,喜欢写点小文章,哪知越写越来劲,一发不可收,这更激起了我对文学的兴趣。经过不懈努力,我撰写的文稿频频见报,并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和三等功,有幸成为了楚雄州公安系统的第一位省级作家,在当地也有了一定的名气。

往事不堪回首,有时回过头来想,我这一家子还真不容易,祖上曾经三代人不识字,文革后期,我家就父母两个劳力,苦的工分少,生产队分给的粮食就少,只能经常饿肚子,父母就带着我到山上挖些山茅野菜回来充饥,姊妹几个买不起新衣服,只能与亲戚村邻讨要些旧衣服来改装,往往是老大穿了老二穿,缝了又补,补了又缝,穿几年都舍不得扔掉。因家境贫寒,交不起学费,我的3个妹妹先后辍学,另外一个弟弟最终也没读成功,只有我一个人走出了农村。如今,父母早已作古,我的3个妹妹在城里购买了商品房,在老家务农的弟弟也建盖了新式瓦房,生活条件较以前有了很大改观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有国才有家,我家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,祖国强大才是我们的坚强后盾,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党的英明领导,就不可能有我们家今天的幸福生活。每逢回望过去,我总在想,若是在旧社会,我们家不要说生5个孩子,就是生出来了也养不活,不是被冻死也得被饿死,更不要说能出我这样一个公安作家。这一切,还得感谢伟大的祖国,感谢伟大的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