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长安网楚雄频道 主办:中共楚雄州委政法委员会

最美政法干警|李德萍:大榕树下,我们薪火相传

2021年07月20日 08:59:03 来源:本站 编辑:王倩宇

走进黄瓜园中心人民法庭,几乎可以遮住整个院子的两棵大榕树便是法庭里年岁最长的“老人”了。在大榕树下,多少当事人带着愤怒和谩骂而来,而又有多少带着欣慰与喜悦离开。它见证了当事人的喜怒哀乐,也见证了一代又一代“元谋法院人”的成长。

1997年的3月,我正式成为元谋法院的一员。提着简单的行李,我好奇地走进黄瓜园法庭的大门,看见几个同事正在一楼审判庭里开庭,杨洪铸老师热情地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,给我介绍着法庭的基本情况......因为自己毕业于工科院校,对法院的工作一无所知,我听得一脸的茫然。

随后的日子,我认真地记录师傅们审案的过程,照着葫芦画瓢,慢慢地我也能独立办理案子了。而正当我沾沾自喜时,参与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原少年庭女法官们办理的一起离婚案件,才让我真正明白法官的价值所在。那是七月的一天午休后,我睡眼惺忪地走进办公室,老庭长让我和中院的法官一起到当事人家去看看。我心里十分不情愿:“离婚案件,不就是判离与判不离吗?这么热的天去看啥呀?”我边走边嘀咕着。这时,眼前突然出现三张温暖的笑脸,她们说:“小李,辛苦你陪我们跑一趟了。”然后,她们伸手将我拉上了车。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,我们来到当事人的家里。那里真是家徒四壁,仅有的两条竹凳都是断了腿的,我们只好在院子里的石头上坐下。虽然我们一再说“不渴”,女主人仍然尴尬地忙着烧开水给我们喝,男主人耷拉着脑袋蹲在堂屋门口,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坐在地上写作业。法官姐姐们耐心地与双方当事人交流着,严肃批评男主人酗酒、打老婆的行为是违法的。男主人听姐姐们说完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妻子面前,主动道歉并当场写下保证书,女主人也申请撤回上诉。

当我们起身准备离开时,三位法官姐姐不约而同地从包里掏出200元悄悄塞在女当事人的手里。上车时我不禁回头一看,村口的大榕树下,女当事人正牵着两个孩子朝我们不停地挥手……那一刻,我真正明白了法官这个职业的意义所在!当时,我的姐姐们每月的工资仅有500多元,她们也上有老下有小,也要撑起自己的家。

返程的路上,我和姐姐们都沉默着。案子虽然表面上圆满解决了,但男主人是否会履行自己的诺言,给妻子和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呢?这仍然是系在姐姐们心中的一块大石头,也让我懂得了法官职业就是在无奈中,寻找着情理和法理的平衡点。

人生总有许多的巧合。2016年的3月,我又再次走进黄瓜园中心人民法庭的大门,看着院子里老庭长二十年前精心栽种的两根小树枝,长成了两颗枝叶茂盛的大榕树,我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!当天的座谈会上,不善言辞的老庭长对我说,“小李,你放心的干吧,过去我是你的庭长,现在你是我的庭长,不管咱俩的角色如何变换,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的工作,把法庭的各项工作做好。”多么朴实的话语啊!元谋法院正是在历届县委、政法委、上级法院以及本院党组的正确领导下,在社会各界的关心、支持下,薪火相传,培养着一代又一代“元谋法院人”。

转眼24年了,老庭长退休了。我也会像当年的老庭长一样,给刚到法庭的年轻人讲述:“在所有的职业中,能将法庭、法袍、法槌、法徽这隐喻性极强的法元素一体驾驭,并驶向公正的,唯有法官。”上班时,我们在大榕树下与当事人唠家常、叙亲情、析法理,看着一家三口牵着手走出法庭,子女搀扶着父母回家,剑拔弩张的当事人握手言和;晚饭后,大榕树下会有我们打羽毛球、斗地主的欢声笑语;夜幕降临,大榕树下演绎着微电影《又见丁香花儿开》中男女主人公一样美丽、纯洁的法庭爱情故事。

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,大量的矛盾纠纷涌入法庭,为了有效化解纠纷,我们将诉源治理融入当地党委政府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,在法庭所辖的5个乡镇综治办公室设立“诉讼服务站”,司法所及涉民生机构设立“诉调对接工作站”,36个村委会276个村小组设立“诉讼服务点”、“指导调解联系点”,实现了诉讼服务全覆盖。

 

三年来,法庭共受理各类民事案件1108件,结案率为98%,调撤率达75%,无发回重审及涉诉信访案件;指导基层调解组织成功调解2225件,调解成功率达99.46%;聘请通晓少数民族语言、熟悉当地风俗习惯的人民调解员、陪审员、网格送达员作为特邀调解员参与调解案件287件,家事纠纷案件调解成功率达85%。

法庭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授予了“全省法院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”“全省优秀人民法庭”荣誉称号,被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命名为“枫桥式法庭”,先进事迹《成为全镇人民福气的小法庭》被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“法庭天天见”专栏在建党100周年的当天推送;而我自己也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“全省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个人”,被楚雄州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、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评为“优秀人民法官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