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:中共楚雄州委政法委员会

我也有一个妈妈

2022年05月10日 16:14:52 来源:本站 编辑:黄炳健
 

我也有一个妈妈。看完《你好,李焕英》,我心里默念着这句话。谁没有妈妈?可是又有多少人用心用情地感受过母爱?

我的妈妈是70年代的高中生,毕业后就成了一名乡村教师。妈妈的一生都在乡镇或农村的小学任教,从这个学校到那个小学,从这条沟,到那道坎,妈妈走到哪里,我和妹妹便跟到哪里。小学六年,我便换了五个学校。我清楚地记得我们走过的每一条山路,趟过的每一条河流;记得所有学校的名字,甚至依稀记得小伙伴们的模样……

作者的全家福

我们陪着妈妈,妈妈也陪着我们走过了小学六年的时光。妈妈用一支粉笔教书育人,写尽了人间芳华,却似乎从未想过要给我和妹妹写出一个怎样的人生。但就是这样的陪伴,让如今也身为妈妈的我,真正体会到那深沉的爱和不能说清的教诲与期望。

我庆幸我有一个当老师的妈妈。妈妈从来不在学习上对我们提要求,但她的一言一行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,她的鼓励让我们的学习更积极更带劲。小学三至五年级,妈妈是我的班主任,这也是我后来每每谈起妈妈颇为骄傲和自豪的事情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对阅读产生了兴趣,每天晚上睡前都要看几页课外书,有时候是启蒙文学,有时候是《少年文艺》之类。这样的习惯现在还坚持着。而这得益于妈妈在同学们面前一次很隆重的鼓励。从小到大,我的语文学习几乎不用费什么劲,就可以轻松拿到高分。以至于到现在,阅读和写作几乎是我的唯一爱好,我想我会因此受益终生。 

妈妈很美,是个标准的美人坯子,杏仁眼,鹅蛋脸,高挑的身材,始终散发着优雅的气质。妈妈爱美,总会用自己的一双手把我们穿戴、打扮的漂漂亮亮。小时候,我们穿的衣服、裙子,好多都是妈妈买来最时兴的布料为我们亲手缝制而成。那些年流行的带飘带的衬衣、健美裤、喇叭裤、伞裙……我和妹妹一样都没有落下。那一针一线里,藏着妈妈对我们的爱。

妈妈最拿手的还是织毛衣,那些五颜六色的毛线,在她的手里变戏法似的总会变成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。我们睡一觉起来就会发现红色毛衣上多了大熊猫、小黄鸭的图案,穿到学校,总会引来小伙伴们的羡慕,那时候,我们多么开心啊。每到过年,我和妹妹的新衣服是必不可少的。妈妈总要和我们走遍县城所有的服装店,直到我们选到自己最满意的衣裳,把我们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门。女孩子就要干净、利落、大方,就要学会展现自己的美丽和气质,这也是母亲对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其实,妈妈对我也是严厉的。小学一年级,妈妈晚上去开会,我从她兜里偷偷拿了两块钱,到校门外和小伙伴们买了气球玩,开会后就被妈妈打了一顿,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偷拿东西。二年级,和妈妈生气不吃饭,赌气到晚上都坐在那儿不动,最后自己悄悄爬上床饿着睡觉了,也是从那以后再也没和妈妈赌气过。四年级,槐花盛开的季节,记不得是为了什么和妈妈吵架,之后便和小伙伴们跑到山里玩,捉鱼、采槐花,直到傍晚才回去。回去时战战兢兢,原以为会被妈妈狠狠打一顿,没想到她见到我时,一句话都没说,默默地把我采回来的槐花做成麦饭给我们吃。那一顿饭,空气仿佛凝固,我们都没有说话,但我知道我错了,我的任性和不懂事让妈妈担心了整整一天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因生气跑出去玩而让妈妈担心了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渐渐发现妈妈不再打我们,而是用无言的爱温暖我们的心灵。正因如此,在花季少女的年龄,在叛逆的年代,我反而和妈妈成为了最好的朋友。我会和她讲述学校的种种趣事,甚至班上谁和谁好,谁和谁谈恋爱,我有什么看法等等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妈妈。周末的午后,和妈妈在沙发上边嗑瓜子边聊天,是最愉快的时光,我们简直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!

有一回考试的作文题目是《为妈妈过生日》,回家我便和妈妈说起我的作文,我说了我作文的观点是,“和妈妈做朋友,愉快相处,就好似每天都是过生日,并不需要专门为妈妈过生日”。我兴高采烈地讲着,并没有在意妈妈的表情,只记得她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哦,你就是这样写的啊?”妈妈的表情并不像往常那样愉悦,但她并没有表达出来,我想,到现在我才勉强可以理解妈妈当时的心境……

面对高中的学业压力,妈妈并不像其他父母那样盯着我们的学习,也不对我们的成绩提任何要求,但我们在午睡起床上学前,总会看到茶几上切好的西瓜,或者是一盘洒着白糖的西红柿,我们就是带着这样甜蜜的爱去上学的。妈妈懂得,与其严厉要求,不如通过细心的关爱,让我们内心产生学习的动力。

北方人都有重男轻女的习惯,若是哪家没有男孩子就会被人瞧不起。但妈妈常和我们说,女孩和男孩一样,要独立、坚强和勇敢,不能依赖别人,到哪都要靠自己,要靠自己的本事活成个样子,闯出自己的天地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教诲,凭着这样的信念,才使我们在以后的成长中,丝毫不敢偷懒,勤奋努力,逐渐成长为现在这样坚强自信的模样。

妈妈这个称呼自古以来就蕴含着多种含义,但每一种含义都是对儿女的爱演变而来。十九岁那年,远离家乡到昆明求学,走的那天,妈妈没有出门送我,我想,她定是忍受不了离别的伤感,我想,她定是在窗口,久久地凝望,直到我的身影渐行渐远,消失不见。

大学毕业之后,父母把选择权交给了我,回老家还是留在云南,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让我自己做主,就像当年考大学报志愿他们也未曾干涉一样,他们永远尊重女儿的决定。就这样,我便留在了云南工作。而此后的日子,在我生命的每一个重要时刻,爸爸妈妈都会义无反顾千里迢迢赶赴而来。记得那年司法考试,请假在宿舍复习,他们从陕西赶来为我做饭洗衣,当起了“后勤部长”;还有那两次都只是做个小手术,一个电话他们便匆忙而来照顾我;还有我女儿刚出生的那几天,妈妈几乎晚上没有合过眼,直到孩子长大到八个月才回去……

最近这几年,妈妈爱上跳舞和画画,退休生活也是丰富多彩,活出了老年人的精气神。尤其是画画,她以前从来没有绘画基础,单凭内心的热爱,在老年大学里学起了国画,画梅花、牡丹、花鸟鱼虫等等,都惟妙惟肖、充满韵味。无论是来到云南,还是在老家,她都坚持练习,沉醉其中,家里书房的墙壁上都贴满了她的画。妈妈还时常参加县上和网络上各种比赛评选,充满热情、并乐此不疲。我把她的画发在朋友圈里,甚至有上百人点赞,还有朋友问,“你妈妈是画家呀!”“阿姨简直太棒了”每每听到这样的夸奖,我的内心里都充满骄傲,我可爱的妈妈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骄傲。我把朋友们的点赞截屏发给她,我说,“妈,你看,有这么多人为你点赞,你太棒了!”,我想象得到她在手机屏幕那边一定是笑开了花!六十多岁了,妈妈为了一种爱好,从零学起,坚持不懈且颇有成效。妈妈从画中找到了自己,她最爱画的是梅花,经历人生厚重,才可领略生命之灿烂。或许妈妈一直都是这样向梦想向阳而生的,这也许就是妈妈心里隐隐地想让我们成为的样子。

而我们,也当不负妈妈的厚爱,努力追逐梦想,成为妈妈最美的作品。(永仁县人民检察院  王艳丽)